当前位置:» 信息 生活服务 民间故事:老牛报恩
阅读:78 |   回复:0

民间故事:老牛报恩

[复制链接]
妙不可言 发表于 2017-9-27 09:39:4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在浑源城讲起哪家最富有,肯定是赵财主赵德汉,不说别的,就城里最繁华的几条街市,都是他家的,用日进斗金也未尝不可。
说起这赵德汉,要从牛说起。赵德汉是穷苦人家出身,小时候给一乡绅放牛,当时勤勤恳恳,又很机灵,颇受那乡绅喜爱。而这乡绅却只有三个女儿,没有儿子。后乡绅将小女儿嫁给赵德汉,把家产交付他打理。而这赵德汉却也没辜负老乡神的期望,将自家生意不断往外扩张,却说没过几年,他摇身一变,成了浑源城首屈一指的财主老爷。
虽然发达了,可赵德汉没有忘记自己是放牛娃出身的,在赵府养了几头牛,每当看到那些牛,便回忆起当年放牛时过得苦日子,时刻提醒自己,再也不能过那种苦日子了,还要为穷苦百姓做贡献。
赵德汉一生娶了三位夫人,一位是老乡神小女儿萧蓉蓉,第二位是浑源城地头蛇王五妹妹王玲,第三位是一位布匹商人的女儿李玉。虽然最先娶得萧蓉蓉,萧蓉蓉却是最后怀孕生娃的。
赵德汉第一个儿子是王玲所生,叫赵怀;第二个是女儿,李玉所生,叫赵喜;第三个才是萧蓉蓉所生,是个儿子,叫赵玉。人家都说龙生龙,凤生凤,老鼠的儿子会打洞。这赵怀和赵喜遗传了赵德汉的聪明,却到了小儿子赵玉这,完全变了。赵玉从小便不甚言语,家里来了客人什么的,吓得直往母亲萧蓉蓉身后躲。说话也有些口吃,跟他大哥和二姐八面玲珑,侃侃而谈的圆滑,赵玉则显得笨拙了许多。赵玉除了不善言谈,胆子也很小,平时家里杀鸡吓得他都躲进房里不敢出来。
对于这个有些痴傻的小儿子,赵德汉也是无可奈何,他有时说这是我的儿子吗?萧蓉蓉听此,瞪起眼来赌气说道:对,不是你的儿子,是我跟别的男人生的。小玉只是不善言谈、不忍杀生,你用得着这样说嘛!赵德汉一看夫人生气了,忙上前说道:我这不是恨铁不成钢吗?夫人,别生气了。
却说赵德汉的三位夫人先他而去,女儿赵喜早已家嫁人,留下他跟两个儿子。大儿子赵怀在二十岁时,娶了县太爷老爷的大女儿吴倩倩,是一心机很重的女子。却说那赵玉自打第一眼看到这位嫂子吴倩倩便有些害怕。他也说不出为什么来。
而赵玉亲生母亲在世时,给赵玉物色了一女子,是城东盐商的二女儿孙岚,那女子长得倒也标志,很活泼。但赵玉那时才十五岁,赵玉也没这方面想法。两家就先定下,等赵玉一过十八岁,便把孙岚娶过来。
而到了今年,赵德汉已经接近七旬,下不来床来,将 赵家所有生意交由大儿子赵怀夫妇打理。过世前,他把兄弟俩叫到床前,看着兄弟俩,说道:怀儿,你做事我放心,切记一点,万万不可聪明反被聪明误,做人做事都要摸着良心来。这是爹用一辈子总结出来的。玉儿,我走后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,我知道你不笨,你只是太善良了,一点不像我,遗传了你娘,但是你不要忘了,你是个男人,也是要成家立业的。怀儿,家产如何分,我已经跟管家许墨说了,等玉儿明年十八岁,你去问许墨。按他说的来分。爹下去找你们娘去了。
等办完赵德汉葬礼,在赵怀夫妇房里,赵怀媳妇吴倩倩问道丈夫:相公,爹去世前说家产怎么分了吗?赵怀喝了口酒,说道:他跟管家说了,要等明年小玉十八岁了再分。
你是 赵家的老大,怎么分不是应由你说了算,老爷子告诉管家,几个意思?
你放心,你相公我吃不了亏,我还斗不过一个傻子!赵怀说道。

却说赵玉如往常般来到牛栏里,看着家里剩下的唯一一头老牛,其它几头在几年前都已经老死了。这头老母牛活的时间长点,不过也快二十年了。赵玉一有心事便跑来牛栏跟这头老牛倾诉。
在人前说话,说了不该说的,或者说了什么幼稚的话,会遭人嘲笑、责骂。而跟老牛却不会有这样的担心,姑且不说老牛不能说话,单老牛憨厚老实,任劳任怨的个性,它是不会生出人心的丑陋。赵玉母亲萧蓉蓉去世那几天赵玉一人在牛栏待了好几夜。说了些什么,只有他和那头老母牛知道。却说今晚赵玉背靠在老牛身上,望着天上的星星说道:老牛,你知道吗,原来父亲并不讨厌我,他一直保护着我,当我知道后,好像告诉母亲一句话:娘疼我,爹对我也很好。
赵玉说到这,顿了顿,眼圈红起来,随后哽咽道:可是如今世上对我最好的两个人都走了。
哞哞~。而这时那头老牛发出一阵叫声。赵玉转过头看向老牛,老牛也看向他。赵玉过去抱住老牛脖子说道:对,我还有你,还有你陪我说话。老牛用头蹭了蹭赵玉。而当晚赵玉没回房间,和老牛在牛栏里睡了一晚。
却说过了一年,赵玉与赵怀第一次吵架,这也是他平生第一次跟别人吵起来。原来赵玉嫂子吴倩倩娘家来人,吴倩倩看到家里那头老牛已经老的不行了,想杀了吃新鲜牛肉,老牛已经被架到肉案上了,一屠户拿着刀立在那。这一幕恰巧让赵玉看到了,过去喊住了屠户。看着泪眼扑簌的老牛,赵玉进入大哥房间,问道:外面有牛肉卖,干嘛非要杀自家牛。
吴倩倩说道:那头牛已经快老死了,不杀难道让它等死吗,不就是一头畜生?
它在咱家带了二十多年,说杀就杀,你还有没有点良心。为了满足私欲,就乱杀生。不能杀!赵玉固执说道。
我是大哥,我说杀就杀。赵怀当然站在媳妇这边。兄弟俩僵持不下,而这时管家许墨进来打圆场:都是自家兄弟,何必为了一头快死的老牛伤了和气。你们兄弟俩先消消气,我今天来是来说分家产之事的。今年小公子也满十八岁了。
一听到分家产,赵怀夫妇都紧张起来。吴倩倩说道:老管家,你说!
那我传达一下老爷子生前关于分家产的规定: 赵家所有的财产由小玉先来挑。
凭什么?老大是赵怀,怎么成老二先选了?那吴倩倩听到当即不愿意了。
夫人,你先别急,听我说完。虽然 赵家所有财产由小玉先来挑,但是只能选一样。什么意思呢?如果小公子想要金子,那 赵家所有的金子都归小公子所有,如果小公子选了店铺,那所有店铺都归小公子。其他的都归大公子。这就是老爷子的意思,我说完了。小公子,你先选吧。许墨说道。
先等等,这有些不公平吧!如果他要了店铺,那我们夫妇还有什么?吴倩倩反驳道。
夫人,这是老爷的意思,我只是传达。再说 赵家那么多财产,店铺只是其中一小部分。你也知道小公子不善打理生意,老爷只想给他一笔安享晚年的财富。许墨说道。那吴倩倩还要说,赵怀使了个眼色,制止了。赵怀对赵玉说道:小玉,你选吧!
赵玉低头沉思一会,而赵怀夫妇则竖起耳朵紧张的听着赵玉接下来要选什么。赵玉看向院子里待宰的老牛,后手一指:许大叔,我可以选它嘛,那头老牛。
啊~……。当听到赵玉说这话时,三人愣在那,半响没反应过来。许墨不确信的问道:小公子,你说选什么?
那头老牛,我只要那头老牛,其他一切都归大哥。爹娘去世后,它是唯一陪我说话的朋友,与其选千金,不如一头老牛。赵玉坚定说道。
你…你说的是真的?吴倩倩脸上露出喜色。赵玉点了点头。许墨说道:小公子,你确定只要那头老牛。赵玉说道:许大叔,真的,我只要那头老牛。
三人都觉得赵玉有些荒唐,庞大的财富不要,却选了一头待宰的老牛。起初不相信,可赵玉过去把老牛绳子解开,说道:老牛,我们走~,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们的了。那头老牛看着赵玉,后用头蹭了蹭他手。
三人还在那傻愣着,赵玉却已牵着牛朝家门外走去。后三人跟上来,来到门口看着一人一牛的身影。
而这时来了一道士,仙风鹤骨,来到赵府门前。向赵怀施了一礼,而赵怀却一动不动看着赵玉身影,后问道:道长,分家产,我弟弟只要了一头老牛,你相信吗?而这时周围的人听到这句话纷纷停了下里,一阵喧哗,早有赵府下人传出 赵家两公子要分家产了,本以为赵玉会要金银财宝,万万没想到他只要了一头老牛。众人指着赵玉讨论起来。
这 赵家小公子是不是脑子有毛病, 赵家那么多金银财宝不要,却要一头快老死的老牛……。
早有传闻,说 赵家这小公子脑子有点痴傻,看来传言是真的,
可就是傻子,也知道用银子能买东西,他比傻子还傻……。众人议论纷纷,都指着赵玉骂傻子。然而一旁的道士眼睛发红的看这老牛,说道:他可不傻……。随后那老道竟追上赵玉:小公子,贫道有个不情之请,不知你能否答应?
赵玉回头一看是一道士,问道:你说?
不知小公子能否把这头老牛卖给我,我愿意出一千两金子。那道士眼神火热的看着老牛。
对不起,这个我不能答应。赵玉说完转身牵着老牛就要离去。那老道却不依不饶,上前拦住:我出一万两怎么样?
这不是钱的问题,如果要钱,那我就不会选这头老牛了。赵玉说道。
啊,是贫道唐突了, 赵家怎么会缺钱。哎,命里有时终须有,命里没有莫强求。叨扰了。那老道说完便回去了,赵玉牵着那头老牛走了。
道长,你怎么也对一头老牛感起兴趣来了?那赵怀问道。那老道说道:这里人多,我们进去说。
在说之前,我先给你们说一个故事。想必你们都听说龙生九子,各有不同这句话吧!而排行老大的便是囚牛,有些古籍记载,牛便是囚牛的后代,代替囚牛到人家体验心酸苦楚。所以说牛灵性十足。而我刚才观小公子牵的那头牛,应活了有二十年之久,你们知道什么意思嘛?它已经成精了,一般它的主人都会有奇遇。这奇遇可是平常人一辈子遇不到的。你那弟弟将来一定是个了不起的人物。老道说完喝了口茶。
不过有些东西是强求不来。这些话不要对外说。我们来谈正事吧,赵公子不是要让老道看风水准备将旧宅翻盖嘛?我们出去看看!老道率先走出去。岂料老道刚走到院子中间,天上响起一记晴天霹雳,众人看向院子中间,那老道身子被生生劈成了灰烬。赵府人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看到这一幕,那吴倩倩却眯缝起眼来,心道:看来是这老道泄露了天机,遭天谴了,那那头老牛决不能便宜了那傻子,必须抢回来。与赵怀对视一眼,两人不约而同笑起来。
而赵玉和那头老牛在山下搭建了一简易草屋住了进去,每日在田里种些菜和粮食,生活倒也轻松自在。
前面我们曾提到赵玉母亲萧蓉蓉曾为儿子物色了一女子,叫孙岚。当孙岚一家听到赵玉分家只要了一头牛,先发了会呆。后孙岚说道:这算什么,一个穷鬼,我嫁给他做什么,世界上还有这等傻子。孙岚一家最后悔婚了,而孙岚偷偷嫁给了一酒店老板的儿子。
却说过了几天,一天晚上,赵玉喂完老牛,回屋吃完饭躺床上睡下了。过了约莫一个多时辰。在草棚里的老牛突然站了起来,盯着城中方向。它爬起来,冲到赵玉房门前,用牛角碰门。赵玉睡得有些熟,没听到。那老牛又转头看了看,朝着屋内:小主人,小主人,快醒醒~,快醒醒。而这时赵玉被一女子声音惊醒,打开门一看并没有人,只有老牛。
老牛,刚才有人叫我吗?赵玉问道。
小主人,你先上我背,你哥哥嫂嫂带人来了,他们要害你。其他的我在路上跟你说。老牛朝赵玉说道。赵玉看着说话的老牛,张着嘴不知道说什么。不过这时他也听到了杂乱的脚步声。骑在老牛背上,平时步履蹒跚的老牛,此刻经健步如飞,不一会,便离开那草屋了,进了深山。
一人一牛坐在山顶上,望着那草屋,人影来回晃动。随后赵玉那草屋燃起熊熊大火。赵玉没在意,反而问道:老牛,你真的能说话?
那老牛看了看赵玉,开口说道:我十年前就能说了,可是我一生只能说三次话。第一次是跟我的第一个主人,第二次是跟一条白蛇说的,而第三次就是跟小主人说的。说完这三次话,我就得走了。老牛说道。
老牛,谢谢你救了我。赵玉抱住老牛脖子说道。
小主人,你是个心地善良,宅心仁厚之人,老牛能遇见小主人,也是老牛的幸运。从没人像你这般把老牛当朋友看,他们只会抽鞭子。我感谢小主人才是。老牛含泪说道。
可是你为了救我说了第三次话,就要丢掉性命了。赵玉不想老牛死。
我活了这么长时间,也够了。但是小主人,我放心不下你,你这样善良,总被欺负。等等~,对了,我领你去一个地方,有她在你身边我就放心了。老牛突然想起一个嘱托。
你骑在我背上,抓紧牛角,不要睁开眼。老牛说道。赵玉上了老牛的背,抓住老牛的角。随后只听见耳边“呼呼”风声,等过了有一盏茶的时间。赵玉和老牛停了下来,老牛说道:可以睁开眼了。
赵玉睁开眼看向周围,这是一个山谷,周围鸟语花香,非常优美。地上有很多珍稀药草,放到外面有市无价。赵玉不自居喜欢上这里,超前走去。却在这时,山谷里地面传来震动,随后赵玉听到地崩山裂的声音。他看到前面树木晃动的厉害,突然,一黑影笼罩了自己。赵玉抬头看去,吓得瘫软在地,看着面前的庞然大物,变得口干舌燥。

在赵玉面前出现了一条一丈有余的白蟒蛇,正吐着芯子看着他,一双粉红色的眼睛煞是好看。可现在赵玉可没心情欣赏,因为那白蟒蛇张开血盆大口,自己估计都不够它吃的。
人类,你怎么来到这的?那白蟒蛇突然问道赵玉,赵玉一听这声音恐惧反而减少了许多。那声音是一少女的声音,如百灵般好听。
小灵,是我带他来的。你娘过世前嘱托我给你找个心地善良的好男子,这是我的小主人,叫赵玉。那头老牛来到赵玉身前说道。
牛婆婆?你怎么来了,好久没见你了。那白蛇突然很乖巧说道。
你应该能变成人形了吧,这样大块头,说话不方便,还有你这样,小主人也害怕。老牛说道。那白蟒蛇听后,竟空中摇身一变,一袭白衣,一张惊世骇俗的少女面孔出现在赵玉眼中,当看到那张脸时,赵玉看傻了。
那少女从空中降到地上,看着赵玉,说道:牛婆婆给侄女找的伴侣就是他嘛?一副小白脸模样,能信得过吗?
他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,你不信他,还不信牛婆婆?老牛说道。
信,我最信牛婆婆了。叫小灵的少女抱住老牛脖子说道。随后她围着赵玉转了一圈,当她发现赵玉眼睛一动不动盯着自己看。竟然“噗嗤~”一声笑了出来。
小主人,小灵,我得走了。小灵,我把小主人交个你了,他这人心太善,老受欺负,你替牛婆婆照顾好他。小主人,老婆子这世能遇见你真的很幸福,小灵,没到人间走过,有些地方你多教教她。老牛说道。
老牛,你真的非走不可吗?小玉不想让你走。赵玉这时回过神来,来到老牛身边抱着她说。老牛趴在地上,看着赵玉说道:天下没不散宴席,如果有缘,我们下辈子再见!
牛婆婆~。小灵也过来眼圈红起来。老牛眼角流出两行泪水,慢慢闭上了眼。当晚赵玉守着老牛流了一夜泪水。小灵静静的陪在旁边。
过了一天,赵玉和小灵把老牛葬在山谷里。两人商量下,还是打算回到浑源城,在那生活方便。在离开那山谷前,小灵给了赵玉一本书籍,赵玉一看,竟是一本医圣手札,赵玉打开来看,里面有很多药房,专治疑难杂症的。赵玉露出笑容,说道:这下我们有谋生手段了。
却说过了半年,在浑源城西南角一座大宅院里,里面张灯结彩,好不热闹。城里有好多人朝那地方赶去。
赵怀夫妇看到很多人涌向一个地方,拉住一人问道:你们这是去哪?
赵老爷,你不知道吗?咱浑源城出了一位神医,不管什么病,到他那肯定药到病除。今天是神医大喜之日,听说神医那娘子如花似玉,貌如天仙。全城老百姓都跑去看新娘子了。那人说完朝前跑去。
赵怀夫妇互相看了一眼,吴倩倩说道:这浑源城什么时候多了这两号人物?赵怀说道:走,我们也去看看!
大宅院里面摆满了酒桌,出入里面的非富即贵,都是些有身份的人,甚至还有朝中大臣。有人问道:你说这家怎么没请赵怀夫妇, 赵家可是浑源城首富。另外一人说道:谁知道呢,他是首富,人家还是神医呢!你们看到里面人都是身份显赫之人,听说都是受过神医医治之人。赵怀夫妇听到这些话,皱了皱眉头,看向里面。
过了一会,新郎携手新娘走了出来,当看到新郎时,赵怀夫妇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。赵怀说道:他怎么在这,不是连房子一起烧了?吴倩倩却也是一脸诧异,当时她确实看到赵玉躺在屋内,真是活见鬼了。而还有一人露出难堪的表情,是差点成了赵玉媳妇的孙岚。她心中泛起的波澜也不小,没想到当初傻不愣登的赵玉竟然成了神医,再看看身边脑满肠肥的丈夫,她肠子都悔青了。
哇~,新娘子好漂亮,你们看,咱浑源城就没这么好看的女子。当新郎在众人面前揭开新娘的红盖头,所有人都被惊艳了,唇红齿白,身材妖娆。就连女人看了也没了嫉妒之心,她们跟新娘不在一档次。
弟弟~,没想到最近城里闹得沸沸扬扬的神医竟然是你,你可让哥哥想死了,这些 日你去哪了。赵怀夫妇想了想,还是进去了。里面这么多达官贵人,不进去那不可惜了。而赵怀对这位弟妹也多了点想法。心道:一个傻弟弟,哪配得上这么漂亮的新娘子,要嫁也得嫁给我。
当看到来人是赵怀夫妇时,赵玉皱了皱眉,当初要害自己的就是眼前的亲哥哥,没想到他还有脸进来。小灵看到相公看到两人露出厌恶表情,便知道这是赵玉哥哥,差点害死他的凶手,更是间接害死牛婆婆之人。小灵不觉握紧拳头。赵玉轻轻拍了下她的手,说道:让我来。
哥哥,嫂子,你们怎么来了?你看没准备你们座位!赵玉上前说道。
小玉,你……。赵怀没想到一向逆来顺受的弟弟,今天态度如此强硬,丝毫不给他们留面子。
小玉,怎么说他也是大哥,俗话说长兄如父,你怎么能这样对待亲哥哥!吴倩倩说道。
你们做你们的生意,我治我的病人,我们互不干扰。赵玉说道。
在这浑源城想混下去,竟然不通知我赵怀,你以为你能混的开吗?别忘了你嫂子他父亲是县令!赵怀这时也露出真面目。
奥,是谁这么大口气?浑源城快成他家的了。这时从里面走出一很富态之人。
巡抚大人,本来是请你来吃喜酒,没想到还打扰到您了。赵玉想那人说道。
你治好了犬子的腿,我还没感激你呢,说不上麻烦。那富态之人微笑说道。随后看向赵怀,又看了看县令。县令低下头没说话,直擦冷汗,他现在心里恨死这女婿了,平时看起来挺机灵的一个人,怎么这会竟成傻子了。
早前我就听说现在浑源城商铺有一 赵家上调市价,霸占市场,更鱼目混珠。我说怎么没有上报上来,原来是你们一家搞得鬼。你从今天不再是县令了,我会奏明朝廷,你们等通知吧!来人,把无关人员给我赶出去。那富态之人说道。后县令还有赵怀夫妇被赶出大宅院,灰溜溜逃跑了。
却说没过一年,赵玉被推荐给朝廷,赵玉做上了太医。赵玉待着一家人来到京城,生活的很舒服。
再说那赵怀夫妇,自从他的岳父县令下台, 赵家很多店铺被查封,后又遭百姓举报赵怀为富不仁,货物强收强买,坑老百姓的钱。新上任县令直接把 赵家家产也给没收了。辛亏在朝中做太医的赵玉求情,赵怀夫妇才没被赶出家门。不过从那起,赵怀夫妇逐渐没落,从浑源城首富没落成平民百姓。这应了那句话:穷与富在翻手之间。赵怀把自己关在家里,郁郁寡欢,临死前想起父亲给自己的忠告:切不可聪明反被聪明误,做人做事都要摸着良心来。他笑了笑,头歪向了一旁。
赵玉在朝中做了三十多年太医,后罢官回乡,没有会浑源城,直接来到埋葬老牛的山谷,从那再也没再出去,一家人快快乐乐在里面生活下去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回 复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