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» 生活 微山湖畔 驯悍记
阅读:117 |   回复:0

驯悍记

[复制链接]
东江浪子 发表于 2015-7-17 19:28:0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剑与烤兔】
<br> 这是一次不知终点的追踪;这是一场决定他人生命运的试炼,他所面对的敌人空前强大。
<br>——也许这一次,他会死!
<br>从义贞眼底出血以毛细血管病变最为常见村出发,先向西、再向南,四夜三日,就已到山东与安徽的交界之处。前一晚下过了雨,旷野上树低草茂,墨绿色的远山与天上隐隐的铅云相接,恍惚间,给人天倾地斜的错觉。官道上泥土湿润,一脚踩上去,无声无息,清爽舒适。
<br>黄昏时分,骆九风眯起眼睛,打量着地上错综复杂的车辙。
<br>唐璜与那寡妇姑嫂逃出义贞后,买了一辆马车赶路,一路上小心谨慎,多曾设下伪装误导。可是有什么用?骆九风年纪虽然不大,但有名师教授,早学过最好的追踪术。这一路追来,除了第一日伤重昏倒在中途之外,此后步步紧逼,他与他们相距,已经不到十里。
<br>骆九风右手握剑——他还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,有着笔直的腰腹,挺拔的肩背,永远高扬的头颅和犀利得令人无法对视的双眸——剑光一闪,他在自己的左臂上划了一记。皮肉陡然裂开,稍稍一顿,滚烫的鲜血才猛地涌出,淋漓滴下。
<br>——痛!
<br>骆九风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伤口,血爬过皮肤时微微发痒,然后就是伤处一阵一阵火烧似的剧痛。他把这种疼痛一点不落地感觉出来,细细揣摩,记在心里。
<br>他曾经在一招之内败于唐璜的一根竹筷下。那根竹筷从他的后心刺入,紧贴着他的肩胛骨,入肉四分,刺伤他的肺叶,劲力透出,甚至几乎令他的心脏停跳。
<br>很痛。伴随着疼痛而来的,是让他整个灵魂为之震颤的恐惧和仇恨。骆九风看着手臂上的新伤,再一次让自己沉浸其中……
<br>因为唐璜的逃走,关魔儿已经死在了狄天惊手里。对狄天惊来说,关魔儿是个疲沓无赖、鸡肋一般随时可以放弃的属下。但是对他来说,关魔儿却是他相交两载,一起练武,一起吃饭,一起玩闹的朋友、哥们儿、誓同生死的好弟兄。他既不能向狄天惊报仇,当然就只能把这段手足之恨,转嫁到唐璜身上。
<br>他自剑法大成以来,一向以为自己已臻高手之境,足可独当一面。可是义贞村一战,既不能自保更保靖县检察院党组书记不能护友,于他来说,实在是双重大辱。
<br>这恨、这辱,他时时用自己的伤,自己的痛,来提醒着自己。而今天,他也要用唐璜的热血,唐璜的哀号,来予以洗刷。
<br>
<br>篝火红彤彤地化开如铅的夜色。马车挡住了晚上渐凉的微风,两只洗剥干净的野兔被一根木棍穿了,架到火上不住翻动,眨眼间便嗞嗞地冒出油来。
<br>馒头蘸了粗盐,飞快地在兔肉表面擦抹。盐化进肉里,而兔油则浸透了馒头,黄澄澄地溢出香气。男子飞快地撕下来一块,喂给身旁的小丫头。
<br>那女孩八九岁的样子,大眼睛大鼻子大嘴,丑得可爱,一口把馒头吞了,欢叫道:“好吃!”
<br>火堆的对面,抱膝蹲坐着一个女人,一双眼木然温顺,可是脸上两道交叉成十字 大溪地的潟湖是世界上的红疤却狰狞吓人。
<br>眼看兔肉变成栗红,男子便拣肥嫩处割下几片,夹到馒头里,递了过来。
<br>那女子微微一笑,接过来大大地咬了一口,含糊道:“好吃……唐大哥……”
<br>男子笑道:“慢点吃。”
<br>——他们正是从山东义贞村中逃出来的唐璜、英嫂,以及英嫂的小姑子。
<br>那女孩岁数小,口又馋,望着烤兔一个劲地吞口水。唐璜便也给她夹了个馒头,待要递过来,火光下,却微一皱眉——小女孩的两只手脏得油黑。
<br>他略一犹豫,便用手里的匕首将馒头穿了,然后把匕首柄递给女孩。
<br>——所以他现在,已经失却了最有利的武器。
<br>今夜无月,火堆照亮的一圈地界,每一个人的一举一动,都清楚得近乎突兀。
<br>骆九风伏在草丛中,附和着微微夜风吹响的草浪之声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。
<br>“九翼九风”剑法,诀窍全在一个快字上,整套剑法使完,不过是二十弹指的工夫。为了快,这套剑法已经删去所有不必要的虚招;为了快,使这套剑法的人,甚至必须闭住自己的呼吸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回 复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