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:101 |   回复:0

将门贵秀最新章节_第四章 陈年事终得开封

[复制链接]
seskj 发表于 2015-7-17 13:58:4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ps:  感谢水的深度打赏的平安符,么么哒~~~抱抱~~~~

    莫启云听完不由是在心中暗暗叹道:“总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,好歹算是瞧到点希望了,父亲,您的在天之灵,可要保佑儿子啊!期望这次的消息有用,能让儿子早日为您报仇雪恨!”

    他这心里可真有些感慨,努力了这么久,总算是有了回报了,这的确让莫启云有些激动。

    过了一会,才听他轻声问莫庭道:“那位老人家的病情如何?可还撑得住?”

    莫庭连忙回道:“属下特意问了大夫,说是多年的顽疾,再加上居无定所,吃不饱穿不暖,这才这般的不经事,只要调养得当,死是死不了的。”

    莫启云听他这话说的忒不像,无奈的瞪了他眼,吩咐道:“将人送去庄子上,大夫也一并带去,让他缓口气,这么着,让姚先生跟着一起去,等能问话的时候,让他小心问个明白也就是了,你记住一定要让他活着!”

    莫启云说这话时,直直望向莫庭的双眼,虎目放光,直盯的莫庭浑身一震,暗叹自家主子的威仪更盛,心中却是高兴得很。

    他连忙站起来向莫启云保证道:“请大将军放心,庄子上都是近卫兄弟,本就安全的很,属下再调几组人手一同回去,管保不会出任何岔子。”

    说完便行礼告退,一点不多耽搁时间,毕竟这会老人家的身边,人手还是稍显不足的。

    莫启云望着还在微微摇动的门帘。心中说不着急那是假的,可是此番在京中探查消息。保不齐就有人暗中盯着呢,这难免日后不生出事端来。

    因此上。莫启云只能是事事求稳,并不敢急功近利,大肆求证,这也是为何时至今日才有线索的缘故。

    只这个线索却是这般被揪出来的,莫启云心中暗暗寻思,难道是苍天有眼?

    怜念我一颗为父明冤之心?这才在此时,将人送至我的眼前?

    他却是不知道,这人的确是有人故意送到莫庭眼前的,可却并不是老天爷。而是莫逸良!

    莫启云要是知道,从眼前这刻起,都是在按着莫逸良的安排行进,他这心里会是个什么滋味?

    可叹,现在的他还是什么都不知道呢,但见有一丝能为父报仇的希望,又怎么会不尽力去查?

    这一夜,莫启云几乎没有合眼,却又怕惊扰妻子。不敢动静太大,就直直的躺了一晚上,早上起身,全身都觉得发硬。在演武场活动了好一会,这才松泛了。

    姚智打郊外庄子上回来的时候,天色可就不早。都已经是掌灯时分了,收到禀告的莫启云片刻不敢耽误。匆匆的就来到了飞云小筑的书房。

    他这进屋一看,嘿。姚智还正在用饭呢,面前一大海碗牛肉面,上面漂着细碎的翠绿葱花,还有红艳艳的辣椒油,瞧着都很香,这还配了半只鸡,一碟子酱肘子,却是没有酒,大约是怕误事的缘故。

    莫启云进来的时候,姚智都已经到了尾声了,他也不着急,又端起碗喝了几口热汤,这才示意小厮收拾下去。

    自有人伺候着他漱口,擦嘴的忙活了好一会,一边的莫启云见他收拾好了,抬手便将热茶递上,瞧着姚智面色沉稳的端起茶盏轻啜。

    他这才感叹的言道:“辛苦姚先生了,今日怕是劳累的狠了,倒叫开霖心中不忍。”

    姚智虽是位文士,又莫启云身边的头号智囊,可其实他也在军中多年了,到底比之一般的文士,要皮实许多。

    这跑了一天,还真不算是太累,不过关心的话谁不爱听?特别还是自家主子的关怀,这就更让姚智心中愉悦了。

    他端着茶,十分惬意的轻啜了一口,笑着言道:“将军多虑了,知昌并不是京中的文弱书生,好歹也跟在您身边这么些年了,东伐西战的没少跑过,哪能这点折腾就累着了,再说,今日可算是大有所收获的,再累也值得!”

    莫启云听完最后一句话,心中大定!这一日一夜的忧心如焚,却偏还要在面上表现的风淡云清,如往常无异,他也不好受啊。

    这会得了姚智的一句‘大有所获’,莫启云觉着这句话真心顺耳,也不忙着催促姚智细细讲来,却是笑着端起茶盏,惬意的品起了茶。

    这番淡然的做派,倒是瞧的姚智心中欢喜,莫启云越是能沉得住气,就说明他越出色,而莫启云越是出色,就说明姚智他有眼光!

    因此上他对莫启云可就更加的满意了,越发的在心里有些小得意。

    这会屋里也就他们俩人,姚智情知莫启云心中必定没有面上表现的这般淡定,也不多耽搁。

    开口便言道:“今日下晌,瞧着那老人家的精神好了些,属下就问了他金条的事情,却原来这些金条,都是圣上的私库流出来的,但是这老儿却不是皇宫中人,他是一名金匠,被征召去皇陵,为圣上的陵墓打造陪葬物件的。”

    “这种金条他曾经见过一次,因为和平时用的都不一样,成色又要纯的多,所以很是好奇,但却深知知道的越多,死的越快,所以那是半点不敢多问。”

    “但是他儿子当时年少,总喜欢瞎打听,虽然被他警告了,却还是背着他用一壶酒,两斤牛肉打听出了点内幕,原来是南边运来的金条,在路上遇到发大水,生生的耽搁了。”

    “这圣上便先从自己的私库里匀出了一批金子,这是不想耽误了铸造镇墓神像,等南边的金子到了,再收回私库也就是了,这便是为什么会有一批金子,和往常用的不一样的原因了!”

    莫启云望着说道这里便停下饮茶的姚智,心中几番翻转,终究是沉声言道:“不会是圣上做的,他不会用自己的金子,去买自己臣子全家的性命!”

    “要知道,父亲阵亡,损失最大的却是皇家!那一年若不是我和四叔,千里奔袭劫掠了切克台,那圣上要出的可不就是这两箱金条了!他却是要大大的出血了!”

    姚智赞成的点了点头,接着言道:“在下也是想了一路,这金条的来历十分的古怪,您不妨想想,圣上的私库鲜少有人知道,就算知道了,却也没有见过的,是以,咱们才会拿着东西,寻不到主家。”

    “据那位老人家所言,这一批私库里出来的金子,上面未有任何的篆刻留字,真是比金楼,钱庄里流通的,还要简单,但只一样,纯度非常高!”

    “属下倒是想着,圣上乃是天下之掌权者,本就是至尊所在,他的东西原本也就不需要再加印记,说白了,这全天下的金子都是他的,又何须有记?”

    “是以从这点上看,这位老人家并没有撒谎,这金条,必定和他所说的是同一批。”

    姚智这话分析的十分精到,且还话有所指,虽然没有明说,但是意思却是已经很明白了。

    莫启云略一思付之后,反问姚智道:“先生的意思是说,是有人用自己府中的金条,调换了圣上送去皇陵的金条?这样一来,他自己那些带有印记的金条全被融化,无迹可查,而我们就算查,却也只能查到圣上这里作罢!此人真是好算计!心思如此深沉狡诈,真真让人要为他大赞一声好了!”

    莫启云这说话的口气十分阴冷,说是囋好,可其实那眼神,怕是想将如此阴毒之人,千刀万剐,挫骨扬灰才是真的!

    姚智心中暗暗叹气,想着:“怕是也只有这般狡诈的人,才能将莫逸臣这样的人杰,至置于死地!”

    他想了想,便和莫启云商议道:“只是这样一来,局面便有些扑朔迷离了,这有能力去皇陵中换出金子的人,虽然不多,但也不会少,还要看谁家与咱们家有积怨,这还得要一一排查才行啊。”

    “将军,依在下看,以前您瞒着老侯爷自己调查,这是怕万一查不出来,白让老人家失望不说,难免还让他心中刚刚愈合的伤口,又被撕扯开来,心中悲痛懊恼,对身体大大的不好。”

    “可现在,咱们查到这一步,却是不能再隐瞒下去了,我看,还是早早和老侯爷通个气,他老人家那可是人精中的人精,有他帮着咱们,怕是还要查出来的快些!”

    莫启云心中也是这样想的,见姚智与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,他也不再迟疑,这会的时辰不算太晚,要是莫老侯爷在府内,现在就去倒也无妨。

    莫启云扬声唤道:“莫平,你让人速速去静心斋瞧瞧,看看老侯爷在府中没有,要是不在就去寻全管家,跟他说一声,就说我有事情要与祖父言讲,请他安排下。”

    莫平赶紧出门就喊小厮,过了会,就见莫全的儿子莫永志亲自来请,他是恭敬有加的对莫启云言道:“大公子,咱家老侯爷本在内院,知道您有事要说,这会已经更衣出来了,请您去他书房候着。”

    将门贵秀莫启云笑着让莫平给了赏,带着姚智一起便往静心斋而去,自然,这一夜注定是个不平静的夜晚,静心斋的烛火亮了一整夜......(未完待续。。)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回 复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